聚梦文学

外婆的洪老湾

2022-01-05 15:18美文欣赏
外婆的洪老湾 从岳阳乘轮船沿长江北上,下岸后走过一片沙滩地,然后换乘小船再步行上十里小路,才能抵达洪湖乡下的外婆家。这条路,是妈妈几十年不变的旅途,也是我如今永恒的
  外婆的洪老湾
 
  从岳阳乘轮船沿长江北上,下岸后走过一片沙滩地,然后换乘小船再步行上十里小路,才能抵达洪湖乡下的外婆家。这条路,是妈妈几十年不变的旅途,也是我如今永恒的心路。
 
  这次来洪湖正逢枯水季节,一条空空的小船搁置在浅浅的水滩上,几只麻雀在船上飞来飞去。说也奇怪,这条空空的小船两头尖尖,中间罩着椭圆形的竹篾雨棚,竟和几十年前的小船一模一样。儿时,我正是坐着这样的船跟着妈妈去的外婆家。
 
  瞧着这条孤独的小船,心像闪电一般碎了,一下子仿佛看到了久别的妈妈。怎么不伤心啊,每次从这里上船,妈妈都会紧捏我的小手,牵着我一步一步走到船上。到了船里,无论船外怎么风平浪静,都将我寸步不离地搂在怀里。至于哥哥姐姐为什么哭,我想都是一样吧,他们都经历过船上船下伟大的母爱,妈妈那“菩萨哒就哒就”委婉凄凉的呢喃声音,犹如飘扬的旗帜,引诱了各自内心无比辛酸的回忆。
 
  外婆住的地方称洪老湾。从远处眺望村庄,一排排白墙黑瓦的房屋上,檐角朝天翘起,屋顶升起袅袅青烟。空旷的地方堆着一垛垛高粱、豆秸和稻草,憨厚的水牛一摆一摆,好一幅浓浓的乡村水墨画。
 
  外婆的住房是一座颇具风格的清代老房,中间为堂屋,两厢是卧室和杂屋。堂屋正中摆着烟雾萦绕的香台,台上挂着外公和外婆的蜡黄相片。
 
  从老屋对面不远的地方下坡,有一条斑斓的小河。两岸杉树挺拔成排,满坡野草葱绿欲滴,各种小花争奇斗艳。清澈的水面上,倒映着婆娑的树影,每当微风吹过,泛起的涟漪熠熠生辉,小船经过荡起的浪花晶莹透亮,恰似飞珠碎玉。尤其在月光照耀下,小河美得就像一条银色的绸缎。
 
  这条小河的水不深,却有着我深深的童趣。尽管妈妈经常唠叨,但夏季里只要到外婆家,我还是偷偷摸摸和几个小伙伴到这里游泳、打水仗或用砖瓦打水漂。最好玩的是水上荡秋千。不管是哪个亲戚家的船,只要没大人在,我就解开船绳爬进船舱,趴开双腿先用左脚踩再用右脚蹬,让小船左右上下像秋千一样摇晃起来。当船两侧急剧起伏时,我更加来神了,一边不断高呼“划呀划、锵隆锵”,一边用两脚使劲地踩、猛烈地蹬。满河都是闪亮的浪花,我的心恰似小鸟一样飞了起来,带着一阵风荡入了高高的云霄。那种搖摇欲醉的快感至今仍留在我梦里。
 
  其实,每次到水里玩游戏,妈妈几乎都是暗暗跟踪了我。当我玩得得意时,曾无数次突然看到她在岸上树下的影子。每当这时,我都惊愕不已。有一次,我脚一溜被惯力甩入水中,顿时吓得魂不附体“哇”地一声哭起来,但还没哭几声,只见妈妈从岸边树林里飞奔而下,俯身将我从水中轻轻抱起,一边拍着我胸脯,一边抹去我脸上的泥水,一边双唇亲吻着我额头。躺在妈妈怀里,我没了惶恐,笑得像小花猫一样。
 
  这条小河没有名字,但实在不平凡,它从古至今悠悠流淌一直向前,淌入美丽富饶的洪湖,通向浩浩荡荡的长江。祖祖辈辈的人,都是清早起床,划着小船撑着竹竿,拨开密密匝匝的芦苇,去湖里捕鱼、放鸭、挖藕、采莲蓬、摘菱角,夕阳西下时才“晚上回来鱼满舱”。
 
  这就是外婆的洪老湾,这就是妈妈诞生的地方,这就是我魂萦梦绕的家乡。
 
  伫立河畔追怀往事,如同看到了妈妈捉迷藏、荡秋千、采花追蝶的欢乐童年,望到了七寸金莲的妈妈纺纱织布、描画绣花、扭秧歌唱渔歌的苦涩青春,也见到了十八岁的妈妈嫁给我的父亲,从此用柔弱的肩膀分担了生活重担,带着儿女们奔向鲜花盛开的地方。
 
  蓦然间,心里感慨万千。
  • 上一篇:静听风雨话岁月
  • 下一篇:岁月的包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