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生活随笔 > 南城以南 美文标题

南城以南

时间:2020-06-15 16:12 来源:散文网(jvmeng.com) 作者: 阅读:

南城以南

  被你拉扯着的线,似是要断裂。

  可我还是要跟着你的节奏摇摆,不停地变换动作,看他人笑颜如花。

  城北的木匠是个憨厚老实人,手艺都是家里传下来的。听说祖上还是从宫里出来的,那手艺定是技压群雄,方圆百里都是有些名号的。不过俗话说的好,富不过三代,到了赵成这一代也只能做一个普通的木匠了。

  这还是要从他爷爷那辈说起,赵老太爷小时候那会儿就已经在宫里跟着师傅学这门手艺了,学艺尚精,也算是众人之中的佼佼者了。有一次,上头的传话让做一个八宝涵盒,说是要送什么加急的文件,但是为了文件的私密性,必须要八宝涵盒来装。旨意一下来,众人均是摇头叹气,大家都知道这八宝涵盒,但是能够做出来的还没几个人。不仅仅是因为木料的选取,更多的是工艺程序的繁杂,另外还有两层的机扣更是精中之精。

  赵老太爷那时候年轻气盛,便揽下了这个美差,也并不是好喜功名,只是想把这个东西做出来,让师傅对他刮目相看罢了,实则是为了赌一口气,为了面子。自从接了这差事,便在房间里一直捣腾,除了吃饭有人送之外,几乎是不出门在研究这个东西,赶制了三天三夜,终于成了。

  老太爷还自己加了一道防盗的机关,更加提高了八宝涵盒的保密性。

  可是东西还没送到上头那里,便让人做了手脚,那些人就是看不惯老太爷,说白了就是赤裸裸的妒忌。

  因为这档子事,老太爷便从宫里出来了,没掉脑袋算是万幸了。

  据说,东西被呈上去瞧了瞧,上头觉得不错,本来是褒奖老太爷的,可是在一旁的小公子不安分的乱摸,碰到了那道机关,差点丢了性命。这下上头的不高兴了,以为是老太爷要谋杀呢,还好老太爷师傅给求了情,关了些时日的禁闭。公文发了出去,路人遇到贼人来抢夺,也正是那道机关杀了贼人头头,才使文件没有丢失,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

  这一功一过,功过相抵,老太爷这才脱身,可是再也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,便辞别了师傅,回到了家乡。老太爷算是明白了,做人还应低调些,否则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那地方吃人都不吐骨头的,也算是险恶极了。

  回到北城,开了家木器店,生意兴隆,也积攒了不少钱财。事业有成了,便心想着该成家立业了,找媒人说了门亲,隆冬腊月里娶了隔壁村老王头的女儿,隔年春天就抱上了一个大胖小子,就是赵成他爹。

  这老小子从小就是锦衣玉食没少吃喝,整个就一公子哥,长大后更是北城里人见人怕的主儿,后面跟着几个家丁,到处惹事生非,就没消停过,邻里乡间的名声都坏透了。要不是他老子那家业,估计早就食不果腹了。人们常说一朝进赌场,十年穷光蛋,赵老太爷为这事没少打过这不成器的儿子,可是又有什么用呢,防的住一天两天,也防不住十年八年。实在没辙了,就给娶了个媳妇,让他安分一点。要说他平日里欺霸乡野蛮横无理,还进赌场,真是丢光了老太爷的脸,可是有一样东西没拉下,就是手艺,也是奇了怪了,他对这木器的造诣甚至比他爹还要高,怪不得癫狂的很,人家这是有炫耀的资本呢。

  大户人家一般定制的木器基本都是由他经手的,也没出现过问题,反倒是迎来了不少回头客,方圆百里也都是挂了名号的,似乎都盖过了老太爷的风头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样,老太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任由他去了。

  这天他又去了赌场。

  “赵公子您来了,快里边请,雅间早就给您备好了,姑娘们也都等着您呢。”

  “好,去把你们这的好酒都拿上来。小爷我今个要好好痛快痛快。”

  “得嘞,您等着。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赵府的家丁到处在找大少爷,可都没见着人影。

  “回禀老爷,四下里都找过了,也没见着少爷的人影。”

  “再去找,就算把北城翻了个底朝天,也要把这小子给找回来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小的这就去。”

  话说,这老太爷这会儿心里可憋着火呢,儿媳妇马上就要生了,这混账东西都不知道在哪儿,这像什么话。

  “老爷,您别气着身子,孩子兴许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都是你养的好儿子,平日里惯着也就罢了,今日还替他说话。”

  赌场这会儿已经是烟雾缭绕了。

  “今个手气真好,赢了不少。还有没有人要与本公子赌啊,有没有人啊。”

  “少爷您喝多了,咱回吧,再晚一点回去怕是又要挨批了。”

  “怕什么,那老头子就知道整天训斥我,说我整天游手好闲,给他惹麻烦,我就给他看看,看看。”赵公子被家丁搀扶着出了赌场 Www.JvMeng.Com ,往回走去。

  “老板,这小子今天又赢了不少。”

  “怕什么,老子不给他先吃点甜头怎么套得住这块肥肉。你懂不懂。”

  “明白了,老板还真是高明,好手段。”

  就在被家丁搀扶着回来的这会儿,刚一进门,就听见丫鬟在喊,老爷,少夫人生了,生了一位公子。

  “谁谁生了,还公子,我不就是公子吗。”

  “少爷,你喝多了,是少夫人生了,你儿子,你当爹了,明白不。”

  “什么,我儿子都出来了,我得去看看。”

  赵有才听见这话,立马酒醒了。

  急着去见儿子,跌撞的就跑去西厢房。

  还没等到地方,就被老太爷堵住了去路,训斥了一通,灰溜溜的面壁思过去了。

  老太爷很疼爱这个大孙子,取名叫赵成。

  希望他以后能快快乐乐的成长。

  时间这一晃,赵成都已经十八岁了。

  四年前,店里起了一场大火。

  巧的是之前刚接了一个大单子,熊熊大火烧了一天一夜,库房的木器都毁于一旦。

  由于这次的损失,赵家木器彻底破产了。

  违约金赔偿了不说,更不争气的还是赵成他爹,在赌场欠了一大笔债。活活气死了赵老太爷,家里一下子破败不堪,家丁丫鬟都已四散奔逃,天天还被债主逼债。

  赵有才走在路上都觉得背后凉风飕飕的,被人家戳脊梁骨,骂他是个不孝之人。

  那天夜里,赵有才从酒馆出来,走在巷子里嘴里还骂骂咧咧的。后面跟着几个人他都没有察觉,被人蒙着头打了一顿,哭爹喊娘的,也没能让他少遭这份罪。

  第二天,就被打更的人发现已经死了。

  仵作来验尸说是酒精中毒加上后脑被重击导致死亡。

  赵成的奶奶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没缓过来中了风,半年后也离逝了。

  如今家里就剩下了赵成他娘,母子二人艰难度日,邻里间也都帮衬着。

  可这手艺倒是没拉下,老太爷那阵几乎是手把手的交赵成木器活,还好这小子活做的也好,为人憨厚老实,不出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还清了他爹欠的赌债,日子也渐渐有了起色。

  一次外出做活,赵成遇见了那个可以与他共度一生的人,回到家后,茶饭不思,整个人像是丢了魂。后来干脆躲在屋里不出来,拿着块木头刻啊刻,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就被刻出来了。吃饭的席间,与他娘说着话,看到背后织布用的梭子,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,还没吃完,就又躲在屋子里敲敲打打。把他娘可是吓坏了,还去庙里拜了几次佛。

  经过几个月的时间,赵成终于做成了。

  就是木偶,提着线的木偶。自己还研究了出了一整套的带有故事的木偶戏。

  被你拉扯着的线,似是要断裂。

  可我还是要跟着你的节奏摇摆,不停地变换动作,看他人笑颜如花。

 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悲伤肆意妄为。

  就像决堤的河坝倾泻而出。

  而我只能静静的看着,不能言语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丹青 下一篇:什么是爱
分享到:
最新文章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推荐文章

扫码关注我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