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梦文学

老村寨的夜

2021-12-16 10:16优美散文
老村寨的夜 破旧的木屋,摆放许多古老的罐头。木式的床上铺着粗布草席,走了时差的钟停留在某个时刻再也不肯走了。几本散了线的书籍,毫无生机的躺在简易的书架上,迎着风送出

  老村寨的夜

 

  破旧的木屋,摆放许多古老的罐头。木式的床上铺着粗布草席,走了时差的钟停留在某个时刻再也不肯走了。几本散了线的书籍,毫无生机的躺在简易的书架上,迎着风送出腐朽的气息。

 

  屋檐外,有一条长满青苔的小路,老水牛滑倒的痕迹清晰耀眼,插在竹筒间的嫩草,枯成了一把干草,着一缕火焰,似乎可尽数消尽。

 

  散在猪廊上的废物,日洒雨淋,几株嫩绿的不知何名的草儿探出头,悄悄探望外界的风光。

 

  爷爷的犁扒,还有几条风干了的牛皮,挂在堆满稻草的竹片上,脱了音质的铃铛,在风中荡漾成夜间最后的音符,陪衬村外竹林的声调,讴歌世间的沧海桑田。

 

  屋外不远的空地,几个孩子嬉闹走过,手里拿着竹片削成的风筝,飞的不远也不高。

 

  夜,轻轻蹲在牧童身后,毫无预知的走进了村庄,炊烟散落四野,熟饭的芳香沿着门口的缝隙,飘到树上的顶垭,惹来一群群不知名的小鸟,卖唱似的发出嘶哑的曲调。

 

  微弱的灯光,偷过木板的阻挡,照在小路上一块狭小的空间上,将要睡觉的老婆婆关上门,一切都沉浸在黑沉沉的夜。

 

  一只小猫,躲在某个角落,等候老鼠的讯号,糍糍几声消失了。月光透过玻璃窗,懒散的停留在随意摆放的书籍上,刹那间,又急急走开了。

 

  窗,木屋的小窗,严严实实的关闭。路,门前的小路,实实在在的安静着。

 

  熟睡的夜,婴儿轻轻啼哭,一个少妇呵歌的曲调慢慢想起,瞬间又停息了。

 

  世界睡了,窗内床上,一个孩子正在熟睡,嘟着小嘴,梦周公去了。